在線動態

今天是

  2014-06-01 敬告讀者:由于近期本網站系統升級,書目太多,人力有限,出版社決定暫將超過一年以上的書目在相關欄目暫時下線。如果您需要在此范圍內的書目,請聯系我們工作人員。

 2010-07-15 成立十周年-回報作者大贈書活動!

 2013-11-08 征稿:《中國實力派書畫家》叢書征稿啟事!

 2012-08-16 嚴正申明:凡屬我社正式合格出版物,我社在核準、備案的基礎上,均在“版權查詢”欄目予以公開展示,歡迎廣大讀者監督、查詢!

行業資訊
出版服務
友情鏈接



社區書店出路在打通賣借之界限



  社區書店特指那些建立在居民小區中的,以滿足社區居民對出版物需求為主要目的的書店。這類書店一般營業面積較小,大多數在五十平方米左右,銷售品種通常只有兩三千種。這類書店以銷售暢銷品種、長銷品種為主,銷售的出版物內容與居民生活聯系密切。然而近年來,網上書店給實體書店帶來沖擊,社區書店也承載著不堪的重負。在成本壓力下,是否應該以圖書館代替社區書店?社區書店的未來將如何發展?文化惠民之路又該如何走?

  在今年的“兩會”期間,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就當時多家民營書店或倒閉或陷入經營困局的問題接受媒體采訪,他表示今年年底將出臺扶持民營書店發展的減稅、減房租政策,今后還要將國有書店的建設納入城市規劃建設之中,所有城市的繁華街道必須給書店預留位置,社區新建的地方都要留出書店經營的位置。其實,無論是在書店尋找書香情懷,還是在那里汲取知識的養分,政府扶持它和社會關注它的初衷都是有效推動全民閱讀。從這個角度出發,是否要在繁華街道和社區為書店預留位置其實就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促使大眾更親近閱讀??杉?,不只是書店,圖書館、學校等公共場所以及每個家庭都承擔了推廣閱讀的重任。

    不容樂觀的社區閱讀

    僅以北京西城區為樣本,我們從一組數據和簡單的調查中就可以得出一個并不樂觀的閱讀現狀。

    2011年的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合并了宣武區后的新西城區,轄區面積50.7平方公里,轄區設15個街道、255個社區,常住人口124.33萬人,文盲人口(15歲及以上不識字的人)僅為1.5%。這樣一個人口密度極大而文化教育程度頗高的大城市城區,據2011年統計,僅有公共圖書館25家,另外,街道或社區圖書館(室)有23家。這加起來一共48家規模不等的圖書館要覆蓋的卻是二百五十多個社區的一百多萬人口。

    另外,在北京市西城區數字地理信息公眾服務系統中,以“書店”“書齋”“圖書”等關鍵詞檢索,篩除非圖書零售經營結構后,結果為38條。從地域上看,這些書店集中在平安大街西城區段、北太平莊路、復興門-前門地鐵沿線以及甘家口-車公莊一線。這些地區要么是繁華地段、大學周邊,要么就是出版社較為集中的地區。盡管是不完全統計,但圖書館和書店的分布綜合起來看,的確是很難做到讓轄區內的居民在自己所住的社區借到或買到圖書了。

    實現社區閱讀的多種可能

    相對于實體書店和圖書館覆蓋面不廣的局限,借助于數字設備的電子閱讀,因網絡的無邊界特質和資源的易獲取特性便順理成章地威脅到了紙質圖書和實體書店。

    的確,圖書的出版和實體書店的建設都更受資金、人員等影響。書店的生存則由于其經營屬性,和地段選擇、經營管理等因素分不開,而實體書店往往也因為有個好地段或者離某個大學近而扎堆兒開設。這種以獲取經濟利益為前提而開設的書店勢必在服務社區上處于劣勢。

    圖書館的公益性使其在服務社區方面具有先天優勢。它在地域分布上比書店更分散,也因此能夠排除經濟因素的干擾深入居民區及不繁華路段。目前的問題是,圖書館深入社區的步伐還不夠大,而已經開在社區的圖書館又因為種種原因閱讀率不高。前一個問題需要政府和企業合作共建,后一個則既需要延長開館時間,服務上班族,又需要在社區中加大閱讀推廣力度。

    在很多城市里,一些學校和企事業單位也建有自己的圖書館或圖書室,但他們的建設初衷是服務于本?;蟣鏡ノ?。其實,將這些資源利用起來,是書店和圖書館之外實現社區閱讀的很好的補充。不過,從安全及館藏數量等問題來考慮,也并不是所有的校辦或企辦圖書館(室)均適合開放。

    建書店+建圖書館+合作

    讓閱讀從社區開始活躍起來,從柳斌杰署長的話中,我們讀到了政府扶持建設實體書店的決心。圖書館的社區化進程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它的建設、管理與宣傳不但需要慢慢推進,更需要多方合力。即將在5月份開館的老北京特色圖書館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家圖書館由大柵欄街道社區籌建,由于計劃中是以收藏京味民俗書籍和資料為主,因此在籌建階段,社區發出倡議,向社會各界征集圖書充實館藏。這家新館的建設與宣傳是同步進行的,而且據介紹,圖書館在選址時考慮到社區內另一家圖書館的地理位置偏南,故將新館地址選在靠北的地區,以此一北一南形成資源互補,擴大了閱讀空間的同時方便社區居民就近借閱圖書。

    另外,像北京的“首都圖書館聯盟”整合了位于北京行政區域內的一百多家圖書館,未來將實現63家圖書館的通借通還,令百姓一卡在手即可借遍全市。由于參與聯盟的圖書館在地域上本身就比較分散,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社區圖書館覆蓋不足的現狀。

    書店的“賣”與圖書館的“借”似乎有些矛盾,但二者其實可以融合。前些年,為了加快新書與讀者見面的速度,南京圖書館就賣過書,而且還辦理代購業務。首都圖書館和國家圖書館也都設有書店。而像女子書店“雨楓書館”,成為會員后不但可以買書,還可以借書。今年的“世界讀書日”期間,湖南株洲市新華書店還和株洲市圖書館聯合組織活動,有圖書館借書證的讀者可去當地新華書店借書看。打通了“賣”與“借”的界限,就相當于把書店和圖書館聯合起來,更大限度地推進社區閱讀。這樣的方式尤為適合新華書店與公共圖書館聯合開展,將各自的公益性充分發揮,服務百姓。